當前位置:

首頁

> 走進隨州 > 隨州美食

大洪山黃牛

發布日期:2019-01-12

信息來源:隨州日報

編輯:楊文明

審核:黃振忠

字號:[ ]

 “自從吃了大洪山的黃牛肉之后,我就忘不了它留在口中那猶如陳年窖酒的醇厚芳香、鮮美綿柔的味道。常常一個人捧著飯碗細嚼慢咽大洪山黃牛肉,似乎穿透碗中牛肉,順著鮮美感,就可以尋覓到大洪山深山密林中那一群群野生野養、自生自繁的黃牛。”這是一直生活在大都市親人的感嘆。
  現在的物流快遞業發達,好
  多快遞都是空運,每年的冬季,我都給城市的親人快遞本地黃牛肉,泡沫箱子包裝,里面再塞些凍成石頭般的冰塊。大山里的黃牛肉就這樣跋山涉水,僅僅兩天時間,搖身變成大都市餐桌上的美味。
  市場上的黃牛肉,主要有黃牛、水牛兩種。作為滋補肉食,都喜歡選用黃牛肉。大洪山的黃牛肉與眾不同的是,多為野生放養,吃野草,飲高山泉水,因此,肉質細嫩,營養價值特高。特點是高蛋白,低脂肪,有利于防止肥胖,所以黃牛肉在大城市的餐桌宴席上很受歡迎,也是體育運動員每餐必食的菜肴佳味。
  在我們本地的農家餐館、賓館,黃牛肉都是受歡迎的一道菜。它的烹制多種多樣,爆炒牛肉、鹵制牛肉、麻辣牛肉、水煮牛肉等等,不論是哪種烹制方法,黃牛肉濃濃的鮮美味兒,總有著與其他的菜肴不同的口感韻味。
  美美的盤中餐,經過消化,最后化為泥土,說不定在那泥土里,開出一朵花兒了。大洪山漫山遍野的野花野草,也許就有黃牛的靈魂幻化的呢!
  只要你夠細心,去大洪山金頂,半山腰至靈官埡一帶總有一群搖著尾巴的黃牛,它們神態安逸、它們沉穩、它們威風、它們以群出沒,它們是大洪山最有靈魂的動物,它們與五湖四海的游客和睦相處,它們也感受佛法雨露,它們也陶醉晨鐘暮鼓,它們也品味佛緣人生。
  黃牛的靈魂是經過佛陀洗滌的。它們追求灑脫,它們追求安寧,它們追求自由自在,它們可以一邊走,一邊在公路上屙屎垛,也可以隨意打響鼻。每次去金頂,我都想帶一個麻袋,帶一把鐵鍬,將公路上一坨坨風干的牛屎撮進麻袋帶回去養花養草。其實,更多的是小時候的回憶。七八十年代,最好的農家肥是豬糞、牛糞、雞糞,每天早上,父親背個糞籃子在豬、牛活動的范圍撿一籃子糞坨扔進土茅廁的糞坑,任其發酵。撿糞坨也是一門很深的學問,父親可以根據糞坨的顏色、濃稀度等判定畜生的健康狀況。
  那天,我們根據糞坨的路線在綠水村找到了一群黃牛。在松濤深林中,在藍天白云下,二十多頭黃牛悠閑地啃著青草。安安靜靜的群山,有這么有靈性的動物,心一下子興奮起來,一群黃牛,像舞者,像天使,像精靈。這高山,這古樹,這刺棘,這泉水,這鳥啾,這飛蝶,似乎全部因為黃牛,而構成了一幅狂野的油畫。有一些黃牛大概是吃飽了,睡在樹蔭下,肚子上好大一只牛蠅,嚇得我后退幾步。這不,一會兒飛來一只小鳥,啄掉了黃牛身上的牛蠅,黃牛似乎很享受小鳥的啄食,靜靜地躺著、睡著,鼾聲很重。花蝴蝶、大蜻蜓也來湊熱鬧了,它們把黃牛的身軀當作游樂場,蒲扇翅膀,親吻耳朵,都叫他不醒;另一邊兒,一頭剛出生幾個月的小黃牛撒著歡兒圍著牛媽媽跑;另一棵大樹下,牛媽媽用厚厚的紅舌頭舔凈小黃牛身上的污泥,一邊舔著,一邊“哞、哞”地叫著,這就叫“老牛舔犢”吧;那邊有幾頭公牛正在玩“抵角”的游戲。
  一群操著武漢口音的游客也來圍觀黃牛。和黃牛聊天,給黃牛撓癢,給黃牛喂食,與黃牛合影,更有甚者,他們在黃牛的角上系一根紅繩,說要認領這頭黃牛,年底幾個人合伙的年貨。這頭被認領的黃牛長相很特別呢,白鼻梁,烏嘴唇,全身毛色橘紅,長長的尾巴上夾雜著一綹兒白毛,膘肥體壯的。
  有一天上午我們再去大洪山金頂的時候,真是很幸運,半山腰的公路上遇到一群憨態可掬、行動遲緩、浩浩蕩蕩的黃牛。無論司機怎么按喇叭,它們依舊泰然自如,不溫不火,不聲不響,油瓶子倒了不亂腳步,噗嗒噗嗒往前走。有的黃牛竟然扭頭瞅著車上的我們,有情趣的黃牛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親昵,有的游客為了趕時間,心急如焚,禁不住大聲呵斥它,或用刺條子抽它的脊梁桿子,黃牛們始終擺出一副縱然天塌下來也自巋不驚的架勢,讓游客頗感無奈。有城里的女士從來沒見過真實的黃牛,很是驚喜,在挪腳攢步的牛群中和黃牛合影拍照一張又一張。
  聽說,有一個浪漫的女士,在上金頂途中,偶遇黃牛群在路邊啃草,她竟然一個人在牛群中唱歌跳舞,陶醉不已!

當黎明還未喚醒大洪山群體
  當睡夢還未睜開雙眼
  一群自生自繁的黃牛
  便已踏上了行程
  留下滿山滄桑的腳印
  咀嚼啜飲如佛的歲月
  一步一步
  耕耘大洪山旅游的春天
  一群強健的黃牛
  像佛陀一樣安靜地活著
  不苦不悲不怨
  用一種安靜闡釋人生
  像佛陀一樣微笑地活著
  不煩不燥不厭
  用一種微笑頓悟春夏秋冬




您訪問的鏈接即將離開 隨州市人民政府網站 是否繼續?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上海快三走势图分析